楓羽

日月星辰我不要我只要你07完結篇

本章完结~

正文开始~

慢慢的,安定稍稍接受了清光昏迷不行的这个事实

至少在他的家人看来是如此的

虽然安定一回家就待在房间里
除了吃饭以外其他时间都待在房间里陪著清光

「清光,我今天买了你喜欢吃的起司蛋糕回来了喔!你起来吃一口好不好?」

最后,安定自己一个人把蛋糕吃完了…
然后亲了清光一口

「清光,我们班的女生跟我说你喜欢的那家化妆品公司出新的限定款指甲油了,我们一起去买吧!」

最后,安定一个人去了商店街,把指甲油一次买了十瓶回来
然后还买了一副樱花造型的耳环带在清光的耳朵上

「清光,今天是七夕喔!我们一起去逛祭典吧!」

最后,安定自己一个人去了
然后在一样的地方看烟花,手里拿著清光那套红色的浴衣






三月,樱花纷飞的日子,对大和守家来说是个重要的日子

「清光,国广桑跟哥哥今天要结婚了喔!你不想去看吗?」

「清光不是说想在樱花的祝福下结婚吗?明年的这时候,就换我跟清光了喔!所以,清光要赶快醒来!」

婚礼结束了,安定稍微喝了一些酒,醉了

「清光,对不起,那天对你那么凶,你原谅我好不好?」

「清光,不是说要永远在一起吗?你快起来阿!」

「清光,我好想你…」
想念你那双红眸,想念你的笑,想念你的声音

想念你,大声的说著,安定大笨蛋

婚礼的隔天,安定的父亲把安定叫过去

「我听说了,那个河原来的孩子,不是日?」
「是的。」
「安定,我现在以大和守家现任家主的名义,命令你即刻接触和加州清光的婚约。」
「不要!清光他是我的影!」
「他欺骗了你,欺骗了大和守家!」
「他有苦衷的!」
「可是!他不是日!我要你和日结婚生子,而不是一个因为服用了过多药物而昏迷不醒就算醒了也不能生下子嗣的月!」
「我不管,也不在乎!为什么我一定要和日在一起,不能生孩子又怎么了?我爱他!他是我的影!」
说完,安定就拉开门,跑回房间

「清光…父亲大人他…不愿意让我们在一起。」

「不过没关系的,清光你别担心,我一定会娶你的。」

「……所以,你要赶快醒过来喔!」

晚上,安定做了一个梦
梦中,清光最后死了

而自己…很难过


「清光!!!」安定哭喊著醒来

「怎么了安定?干嘛一大早就大吼大叫?」

「清光?」安定一脸泪痕的看著声音传来的方向

哪里,清光正半躺著,似笑非笑的望著他

那谁不见底的红眸,又再次的把安定吸进去

安定捏了一把自己的大腿

嗯,会痛,不是梦…
不是梦…
不是梦…
不是梦!!!

「清光!你醒了!」

「对啊!好久不见了喔!我回来了!」

「这次,不要再分开了!」

全文完~

有点烂尾我知道
很对不起!!!
文采不足…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比心

日月星辰我不要我只要你06

话说一直在犹豫到底安定跟清光怎么称呼和泉守跟堀川
目前是想两人都叫堀川国广桑
然后安定叫和泉守哥
清光叫和泉守和泉守大人
酱子~



正文开始~

「清光!」和泉守看到清光倒下大喊一声跑进了房间

看到清光倒下安定恢复了理智,想起刚刚自己做了什么,颤抖著正要走向清光,就被和泉守一把推出去

「小夏!谁快去叫小夏来!」
「和泉守大人,怎、清光大人!」小夏刚刚就听到安定怒骂的声音所以在前往安定清光房间的路上,怎知,她才刚走到,清光就出事了


后来发生了什么安定已经无心去管了
只知道,和泉守和小夏在里面治疗清光
还有,自己对清光说了很过分的话

「安定,」不知道等了多久,和泉守出来了
「哥,怎么样,清光没事吧?」
「……」和泉守低著头抿著唇,看到哥哥这样,安定开始有点慌了
「哥…怎么了?清光没事吧!我进去看!」说著就要往房间里冲

但,和泉守拦住他了

「哥,到底怎么了?为要进去看清光阿!为什么不让我进去?」
「……」
「哥!你说话啊!为什么不说话!」
和泉守偏过头不去看安定
「哥!」
「清光,清光他……可能再也醒不来了!」
「……」
「……」
「哥…你在说什么啊?清光他、他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安定一脸茫然的看著和泉守
见和泉守不说话,安定抓著和泉守的肩膀前后晃动
「怎么可能!清光他…不可能的!一定是在开玩笑的对不对?哥!」
「……」
安定看著和泉守偏过去的头,默默的松手了
「是,真的吗……」
和泉守见安定冷静下来了,开口说
「清光他…身体真的撑不住那么强的药,身体已经坏了一半以上了。刚刚甚至因为撑不住治疗而断气,所幸急救回来了,不过…能不能醒来,这…我和小夏都不能确定…」
安定摇摇晃晃后退了两三步,跌坐下来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明明,早上都还好好的阿!怎么会这样!」
安定终于受不了,抱著头,大声嘶吼
和泉守见安定这样,走到安定旁边,塞了一颗安眠药进到他嘴里
「对不起了,安定,但是清光知道你这样他也会难过的。」

隔天安定醒来时,发现自己在和泉守和堀川的房间里,下意识的转头寻找清光,但是却怎么找都找不到

突然,门拉开了…
「清光!」
「阿…不好意思呢安定,我是堀川。」
「阿…」安定猛然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切事,默默的低下头
「那个,兼桑说小夏有话要跟你说,麻烦你醒来后去你们房间喔!」说完,堀川很熟悉的从柜子里拿出几瓶药,然后出去了

安定默默的爬起来,衣柜上放著自己的衣服
大概是哥准备的吧…不,他绝对不会记得,一定是国广桑准备的
穿上衣服,安定走到自己和清光的房间
一拉开门,就看到小夏跪坐在清光旁边听到声音回过头
「安定大人。您昨天和清光大人争吵的全部内容我都从和泉守大人哪里得知了,我想向您解释一些事还有清光大人服药的原因。」小夏一脸严肃的看著安定
「好的,麻烦你了。」安定冷静的说到,他的冷静似乎让小夏惊讶了一下,不过她很快就恢复严肃的表情
「清光大人的父母,都是血统纯正的日,而清光大人,却是月。」
「清光大人的父母,非常讨厌清光大人,总是对他又打由骂的。清光大人冬天只能穿著一件破布衣去河边打水,夏天却被强迫穿著厚棉袄去烧饭。」
「但即使如此,清光大人依然觉得,只要他满足父母的一切要求就会被爱著。抱持著这样的心情一天一天承受著这种待遇活下去。」
「在清光大人五岁那年,他的父母,被村子里的人要求把他交出来。因为村里发生了旱灾,大家觉得是因为清光大人这个异类所以才会发生这种事,给了他父母一笔钱,要他们把清光大人交出来。」
「清光大人在下雪天被丢在深山中,一群孩子上山来看到清光大人,喊著『就是他!那个怪物!杀了他!』拿著一条绳子要勒死清光大人。」
「就在清光大人快丧命之时,一个穿著蓝色羽织的孩子出现了。他赶走了那群要杀了清光大人的孩子。」
「安定大人,您把清光大人的围巾解开吧!我想,您应该认的出来。」
安定静静地轻轻地解开了清光从不在他面前解开的围巾,即使是行亲密之事也围著的围巾——

在清光脖子上,围绕著一圈明显的勒痕

他记得,妈妈曾和他说过,小时候,他曾误闯河原乡的一座山,救了一个差点被勒死的孩子
而那个孩子,没什么特别的,就是有一双仿佛能把人吸进去的红瞳

「清光…他就是…那个孩子?」
「是的,就是安定大人救下的那个孩子。后来安定大人您原本要把他带下山的,但正好遇上来救清光大人的我父亲,于是您便把清光大人交给他了。」
「我们家原本是侍奉加州家的药师,但是因为我祖父,不认同清光大人父亲的做法,也就是,虐待清光大人,便脱离了加州家。」
「后来,清光大人就在我们家生活,但是,清光大人虽然比较开心了。但是他仍然闷闷不乐。后来为去询问他,清光大人说,他想要变成日。我回答,怎么可能,清光大人您别胡思乱想了!清光大人说,他必须变成日,这样,才能再见到您,安定大人。」
「后来,我想起自己曾找到一个药方,能够让月变成日,日变成月,只是少用还好,若是长期服用,便会影响到身体和寿命,并且喝下去的那一瞬间会全身疼痛难当。我和家人讨论后,都决定,如果这是清光大人想要做的事的话,我们会全力支持,只是,必须由我来担任清光大人的药师,并且要服侍清光大人知道他不再用药。」
「清光大人一直到来大和守家之前,药的强度虽然有增加,但都是很稳定的两到三年增加一次。如果按照这个速度的话,清光大人的身体至少可以撑到三十岁。」
「但是,当完成了愿望,顺利的到了大和守家,清光大人便陷入了焦虑和恐慌之中,导致药频频失效。而清光大人又怕被您发现一直不停的增加药量和强度,渐渐的,身体受不了了。」
「清光大人越怕被您发现,就越焦虑,用药也越多越强。」
「但是,原本可以撑到明年的…」
「安定大人,您还记得吗?那次七夕您和清光大人出去玩。那次回来后,清光大人便一直很害怕,怕您知道了之后,会不要他。」
「看来的确如此啊!」
「不是,我没…」
「不用解释了安定大人,事已至此,再解释也挽回不了什么。最后,为和清光大人没有任何关系,我承认我曾暗恋过他,不过…清光大人他,一心一意都是向著您的。」小夏推开门走了出去,这次,没有像往常一样和安定告退

「……清光」安定轻轻地碰了碰清光的脸颊,触及的温度,是比平常还低一点的,但仍保有人类温度的,清光的体温

现在,安定只能用这种方法来确认清光还活著
只能用这种方法,让自己的悲痛,得到疗伤

TBC.

没意外的话下篇完结
接下来想写主三日鹤+安清的长篇妖怪paro,敬请期待(≧▽≦)
不过设定还要再想一阵子呢XD
说来可能不信,其实我一开始是吃三日鹤的,不过呢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然后就又回来吃三日鹤了(•ө•)♡

日月星辰我不要我只要你04修

第四章修

正文开始~

安定最近的心情很不美丽

学校考试和社团比赛搞得安定蜡烛两头烧
放学后和假日不是在社团就是泡在图书馆里

然后好不容易回家后又看到自己的未婚夫在跟青梅竹马亲密的玩在一起,自己回来都不知道…

不爽X1000000000

没关系的没关系,考完试清光就只能是我的了,等清光身体好了我一定要把小夏赶走

安定不知道把这句话在心中重复了几遍


和泉守是中医,虽然他大学还没毕业,但已经拿到中医执照了。不,应该是说,他在大一时被学校推荐去商店街那间超红的中医诊所实习后就被看中成为学徒

然后两年后就考取中医执照在直接家里后院的一间房间开起了中医诊所

然后…客人竟然多到要预约三个月

所以他就觉得很奇怪
其实他有瞒著所有人偷偷观察清光的情况
一般人可能看不出来,但是清光的状况其实越来越差了,可能脸色有变好但是很明显的清光咳嗽的次数增加很多,出房间的次数也减少很多
虽然说安定是清光最亲近的人
但是他有将近3/4的时间不在家
相比之下他这个宅在家的哥哥大概,不,是一定会比他更了解弟媳的状况吧

和泉守决定要查出清光药的秘密

他拟定了一个非常完美的计划
小夏有在诊所帮忙。她会先把清光的药放下去煎,之后再去诊所,所以只要趁她在忙的时候去偷拿药就好了

但是确认药材的部分就让和泉守很烦恼了,烦恼了很久后,他决定趁小夏在准备药材时直接闯进去再随便掰一个理由就好了


早上,刚帮清光例行检查结束的小夏进到药房准备煎药

「小夏,我进去了喔!」
「等、等一下,和泉守…」
『啪!」门被大力打开了
桌上摆著清光药的药材,看到那些,和泉守愣住了

那些药材是…

「和、和泉守大人,请问有什么事吗?」
「啊、没有,只是提醒你那个○○○病人的药麻烦你准备一下,我想把他交给你。」
「真的吗?谢谢您和泉守大人!」
「嗯,那我走了。」

那些药,并不适合清光,但是…
如果把它们和起来的话…
就是那种药了吧…

时间过得很快,和泉守要去偷药了
他走到小夏的药房,盛了一小碗药回到房间

如果没猜错的话…喝下去,马上就会有反应了…

和泉守拉上袖子露出肩膀上那个属于日的标志,然后一口气喝下了那碗药

「…还真的是呢…」
和泉守肩上的标志,在喝下药后,马上产生变化,烈日瞬间转变成弯月
「而且,这么快,我才喝了一小口而已,清光他是喝了多重的药啊!」

安定刚结束今天的考试和社团轰炸
一回到家就看到清光坐在长廊上和小夏聊天,两人有说有笑,连安定回来了都不知道,一股无名火在安定心中静静地燃烧起来

「我回来了。」
「阿,安定你回来啦!今天还好吗?我刚刚阿,和小夏….」
「我不太舒服先进去了。跟妈说晚餐不吃了。」清光还没说完安定就打断了他
「喔…好,要不要我请和泉守大人来一下?」
「不用了!」安定说完就把门甩上了
「清光大人,安定大人怎么了?」
「不知道…」清光担心的望向房间

「安定,你出来一下。」
吃完晚餐,安定和清光待在房间里时,和泉守把安定叫了出去

「怎么了?」
「接下来,无论我说什么,你都要保证不会有过激的反应。」
「你要说什么?」
「你先答应?」
「好。」
「清光…他不是日。」
「蛤?你在说什么啊?」
「清光喝了一种药,可以让月变成日,日变成月。」
「你在说什么啊?那是传说吧!」
「真的。」和泉守拿出了偷到的药,拿给安定
「这是清光的药,你喝下去看看。」
安定二话不说,打开盖子直接喝下去,拉开袖子一看
果然,一弯新月
「所以,清光和小夏联合起来一起骗我?」
「所以,什么身体差需要调养然后把小夏带过来只是为了要让他吃那种药?」安定看著肩上的标志,颤抖著声音问
「所以,他重头到尾都在欺骗我的感情?」安定抬起头,看著和泉守
「这我不…」和泉守话还没说完,安定就用力的来看门,冲进房间

「加州清光你好过分!」
「竟然玩这种把戏欺骗我的感情!」
清光一脸茫然的看著发火的安定,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哼,少在那边装什么无知了,你是月吧!只是因为一直在服用那个什么调养身体的药所以才能变成日吧!」
「还带了你的女友一起进来,说什么青梅竹马从小陪你长大的药师,我看你们的关系根本不可能那么单纯吧!」
「等一下安定,你听我解释!」
「解释什么?解释你有多可怜吗?有多不得以吗?放心吧!我不会再相信你了!」
「安定!」
「不要叫我的名字!你不配!这种只会欺骗他人感情的骗子,不配!」
「果然是河原之子阿!做出这种事跟你来说跟家常便饭一样吧!」
「你不配坐在这里,不配进来这个家!」
「出去!」
清光一脸心碎的望著火冒三丈的安定,胸口传来一阵钻心的疼
「果然…你不相信我吗?」清光低下头小声的说
「相信什么?你有什么值得我相信的吗?」
「果然,月不能喜欢上日吗…」不知道为什么,清光的声音除了小声,听起来还有一些虚弱
「果然,低贱的河原之子是没有喜欢的权利吗…」
「我只是…喜欢上你了啊!这样,有错吗?」清光猛然抬起头看著安定大喊
「咳咳咳咳」
「咳咳咳咳」
一朵朵鲜红的玫瑰绽放在清光的嘴角和衣服上

然后,加州清光,在大和守安定面前,倒下了。



TBC.

会用红玫瑰是因为从刀音清光的台词
水辺に咲いた、真红の蔷薇よ
可以看出代表清光的花是玫瑰
然后红玫瑰的花语有热恋、真诚的爱、真心诚意的意思,来表示清光对安定的爱是真诚的,可是安定却…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喔!
然后关于清光的详细说明会在下章的喔!

日月星辰我不要我只要你 03修

这篇是第三章的修喔

正文开始~
「清光~今天我们出去玩吧!」
今天是假日,天气又刚好很好,安定决定要带清光出去玩,毕竟清光到这个家后,因为身体差的关系,几乎没怎么出去
「欸,可是…」
「可以的喔!清光大人,最近有比较好一点,可以出门,但不要玩过头喔!」就在清光说到一半的时候,小夏拉开门说
「来,这是今天的药,安定大人,麻烦照顾好清光大人喔!那我就先走了。」

「走吧!清光,我们出去玩!」
「嗯。」

「安定,什么是起司蛋糕?」
「就是一种很~好吃的蛋糕,想吃吗?」知道清光肯定连蛋糕是什么都不知道,牵起清光的手就往一家主打起司蛋糕的店去了

「好吃吗?」
「好吃!」
「那我以后每天都买给清光吃吧!」
「欸欸欸!真的吗?」
「嗯,不知是起司,巧克力、草莓的,也都买给清光吃!」
「做为交换的条件…」
「清光要陪我…一辈子喔!」安定突然凑到清光的耳边说,吹出的热气让清光不禁脸都红了
「你、你在做甚么啦!笨蛋安定!不用交换也会这么做的!」
「欸是吗?那就改成每天吃清光好了。毕竟……清光可是比蛋糕好吃的多阿!」
「啊啊啊安定笨蛋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出了甜点店,安定牵著清光继续往前走,突然,清光停下了脚步,安定回头一看,发现清光正盯著一间知名品牌化妆品店,全身散发出想买想买我想买的气息。安定知道清光喜欢这些东西,但是都没机会买。于是就牵著清光往店里去
「等等,安定,别进去了,这家的东西很贵的!」
「没关系的!到现在我还没送过清光礼物吧,清光就选一、两个喜欢的当礼物吧!」
说完,就看见清光一脸惊讶,然后开始在各种保养品及化妆品之间穿梭

清光选了两样东西,一个是安定本来就知道清光超喜欢用的限量版红色指甲油。另一个是一支樱花造型的发夹,这家化妆品店似乎有和发饰店合作出了一系列的造型发饰,这支发夹就是其中一个
结完帐后,清光小心翼翼的把指甲油放进包包里,安定正想问为什么不连发夹一起放进去时,清光突然凑进他,手伸到安定头上不知道在摆弄什么
「好了!这样浏海就一点都不生硬了,很可爱!」
安定把头转向一旁的窗户看了看,那只樱花发夹,正稳稳的夹在安定的头发上。正想询问清光为什么要这么做时,就见清光笑了,很开心的笑了,就如绽放的樱花一般

嘛…算了,清光高兴就好

吃完午餐,稍稍散步了一下后,安定拉著清光进了一间蛮高级的和服店

「我是大和守安定,之前我订了两套浴衣。」
「阿,是大和守先生阿,稍等一下,马上就去拿了,请问要马上穿上吗?」
「嗯,是的。」
「好的,那请要穿红色浴衣的跟我走。」
「清光,去吧!」安定碰了碰唤回刚刚在神游的清光
「安定…为什么?」
「不用管了啦,快去!」说著就把清光推了过去

约一小时后,清光出来了

红色的浴衣衬托著那红不见底的眸子
和清光在一起之后才发现不是黑而是深咖啡的头发,更加衬托出清光肌肤的雪白

清光果然很美啊…

「安定,如何?可爱吗?」
「嗯,很可爱喔!」
「真的吗真的吗!太好了!安定也很好看呢!」
「是吗?那走吧!」
「欸?走去哪?」
「等等就知道了啦!」

「这里是…」看著前方热闹的景象,清光有点不知所措
「是庙会喔!走吧!」
安定…真的好好,但是,我却做出这种事…
「清光?真么了?不舒服吗?还是我们先回去?」
「没事,走吧!安定你可要陪我好好玩喔!我可是从来没去过庙会的呢!」说完,便拉著安定向前走去

两人一直玩到傍晚,清光的身体撑不住时才停下来休息

「咳咳,安定,对不起。」
「没关系喔,清光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可是…」
「没有可是,我们就坐在这里等放烟火吧!清光也能休息一下。」
「嗯。」清光靠著安定,闭上眼睛

『咻~啪!』
「清光清光,烟火开始了喔!」安定轻轻叫醒可能在自己身上的人儿
「唔,怎么了安定……好、好漂亮!」
「对吧!」看著清光兴奋的眼中倒映出的烟火,安定觉得要是时光能就此冻结该有多好

要是,时光能就此冻结在最美丽的时刻,该有多好

「安定…」烟火结束后,清光轻轻唤了安定
「怎么了?」
「谢谢你,这一年来,谢谢你陪著我。」
「谢谢你,让我看见这么美丽的景色。」
「要永远在一起喔!安定!」
「嗯,会的,我会一直和清光在一起的。」
「嗯,然后,七夕快乐,谢谢你今天带我出来。」
「七夕快乐,清光,我爱你。」安定的唇轻轻地复上清光的
「我也是…」清光的话语消失在两人缠绵的嘴唇中,但他知道,安定一定有听到

因为,就算没听到,也知道。

TBC.

日月星辰我不要我只要你—修文启示

那个…我先发现我从第3章开始就整个偏了离我自己构想的故事了,所以为决定把3、4章删掉重新修,因为这大概是我最能认真写的一篇了。再过不久就要考高中了…真的很不好意思,希望能继续支持!

日月星辰我不要我只要你02

上章的堀川的年龄阿,其实是17岁喔,和同学讨论好决定的,清光则是16,这个是手残打错了,然后设定一样会放在留言喔

话说我一直在犹豫安定家到底是传统日式木造屋还是豪宅那样。但我还是比较偏向传统日式吧XD
话说我觉得安定家是母亲很开明然后有点不靠谱但大部分家族成员都很传统酱子
ooc大概有吧
有自创角

正文开始~

自己必须要说些什么才行
安定是这样想的

大概一小时前他从学校回来,果不期然在客厅看到在和母亲说话的清光

然后那不靠谱的母亲一看到自己就把清光丢给自己了
所以就变成现在在房间里和清光大眼瞪小眼到情况…

「安定!你帅气的哥哥我回来咯!」
唰的一声,和泉守打开了安定房间的门
「兼先生,就算是弟弟也不能这样子的…欸,那个,你是…」
「我是…」
「他是清光,我的…影…」说到『影』的时候,安定和清光的脸都淡淡地红了
对齁,我们是日和影呢,是今后都要在一起的,相伴一生的两人呢!为什么,要觉得尴尬呢?
安定默默的想著
「这样啊!那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走吧国广!」
「是的,兼先生!」

那天过后,安定便下定决心要拉近和清光的距离
但…一连几天下来,他发现这实在是…有点困难

因为清光从小就没有去上学,基本的沟通还可以,字也还认得一些,但要让他和安定一起上学实在是太勉强了些,在和母亲讨论后决定请家教来家里教清光读书
于是和清光一起上下学的这个计划就宣告失败

不过没关系的,还有放学回到家的一整段时间可以好好相处
但,安定错了

安定回到家,清光马上就在房间内等候,说声「安定大人,您回来了。」之后就是「安定大人,我先去准备点心,您先休息吧。」或是「安定大人,您辛苦了,我去为您泡茶。」
之后就是清光在一旁复习当日的家教作业,而安定完成学校的功课然后一句话都没说,就到晚餐时间了

「小夏,这个麻烦端过去喔。」
「是的夫人!」
小夏是跟著清光从故乡来的一个活泼开朗的女生,现在在安定家有担任佣人,和清光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据说家族世代都是药师

「欸欸安定,有点进展了没啊?」和泉守小声的叫了旁边的安定
「嗯?什么进展?」安定一边刁著肉一边问
「和清光阿,我的弟夫。」
「……完全没有阿!!!哥我快崩溃了!」
喜欢却说不出口的情绪真的是可以逼死人阿!
「没事的没事的!加油吧老弟。」和泉守只好无奈的安慰著进入崩溃模式的弟弟

话说不知道是不是同为这个家准媳妇(其实其中一个还不准啦)的关系,清光倒是很快就和堀川熟了,两人坐在对面,看著自己的准丈夫一头雾水
「堀川大人,安定大人和和泉守大人这是…」
「呃…这个嘛…」
「算了,不想管了,堀川大人您快吃吧,菜都快凉了。」
「嗯,喔。」

半夜,安定失眠了

清光真的对我有感觉吗?还是,只是我自己一厢情愿呢?每天回家只和我说那么几句话,想再多听听你的声音啊!我喜欢你的,你知道吗?

突然,安定听到身旁清光起身的声音。
原本以为对方只是去上厕所,没想到过了很久都还没回来,于是他决定出去找找

一拉开房门只看到一个红色的身影做在房门外的廊簷下,身体轻轻的抖动著,似乎是在哭

安定一看整个人都不好了,连忙走过去

「清光,怎么了吗?」

「阿,安定大人,对不起,吵醒您了吗?」清光慌乱的低头道歉

安定看著这样的清光,心里很不是滋味
你是我的影阿,为什么这么不信任我呢?
但是比起愤怒,他更多的是不舍
刚刚清光很明显就是做恶梦了,因为他在起身出来前,一直辗转反侧,嘴里喃喃念著某个人的名字,这些安定都是知道的

「不用道歉,但是做为吵醒代价,你要告诉我你为什么哭了。」

「因为,做恶梦了」
清光抬起头看了安定一眼,便过头去小声的说了

「做了什么梦,能告诉我吗?」安定轻轻的用手臂环住的清光的身体,太瘦弱了,之前到底吃了什么苦?

「……梦、梦到,安定大人丢下清光。」
「就像母亲和父亲那样丢下我。」
「就像冲田哥哥一样把我丢下然后突然不见。」
清光说著说著就颤抖了起来,安定突然发觉,清光哭不是因为难过,而是因为害怕

怕被丢下,怕自己不被爱著
所以对自己毕恭毕敬只是因为害怕被抛弃
不和自己多说话是因为害怕自己讨厌他

安定突然觉得,自己怎么这么无能,这一、两个来,都没有发现清光的烦脑。突然好想把刚刚质疑清光的爱的自己杀死

把清光整个人揽入怀中
「不会的,不会发生那种事的。既然大家都抛弃清光,那就由我来爱你吧!用我的余生,爱你的余生。」
「我爱你,加州清光。我大和守安定此生只爱你一人,此生只有你一影。」
「所以清光,别再独自害怕,独自承受了。」

安定见清光把头埋在自己的颈窝好一阵子都没反应,有点担心他,轻轻地唤了声
「清光?」
「我………欢………您…」
「什么?」
「…………喜欢……」
「什么?清光不好好说清楚的话我不会明白到喔!」
「我说我也喜欢您啦!笨蛋安定!」
看著清光红著脸恼羞的样子,安定笑了笑,其实,他在清光第一次说的时候就明白了,只是,他想再听的更清楚一点
还有…想看清光害羞的表情…

糟了!忘记用敬语了,还叫了笨蛋,这样果然会被讨厌的吧!

看著清光惊慌的表情,安定几乎可以读出他心中的小剧场

「阿!果然清光不用敬语比较可爱!」
「欸!真的吗?」
看著一被别人说可爱眼睛就闪闪发光的清光安定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是是,所以,以后清光就不要对我用敬语了吧!我比较喜欢可爱的清光。」
嘛,只要能让清光不要再那么疏远自己其实都可以啦而且清光被称赞时的表情也超可爱的!
「所以我以前不可爱吗?」
「不不不,只是现在『更』可爱了而已,以前也很可爱的!」
不过也蛮麻烦的…这样的清光
话说这家伙怎么前后反差这么大啊!?

嘛,还是我可爱的清光


tbc.

废话:
这篇的安定完全痴汉阿…
话说小夏是个很关键的人物喔

谢谢观看❤️

日月星辰我不要我只要你

文笔差请见谅
然后是现代paro详细设定请见上篇
http://maomao921105.lofter.com/post/1f36ffd8_ef311c4b
上篇的连接在留言会再放一遍喔!

然后之后会陆陆续续写多组CP
大概都是用这个设定然后彼此之间都会有一些关连酱子
阿阿话说只要是日和月都可以同性结婚然后生子不过因为毛毛本身不太喜欢生子…所以这系列应该都不会出现生子情节喔,出现的话会告知的

那…正文开始

「你说什么?所有和安定年龄相仿的日都不是安定的影?」
「是的,安定少爷已经和所有日相亲过了,不知是年龄相仿,连相差10岁左右的社会人士都试过了,但都没办法成为安定少爷的影。」
「怎么这样!难不成安定注定要跟不是日的人在一起吗?这万万不可啊!他哥兼定都已经认定一个普通人是他的影了!这样实在是有辱家风啊!我不管!再再去找,不用管身家背景,只要是日就行了!我一定要让安定跟日在一起!」
「是,老爷。」


而造成这场风暴的中心人——大和守安定

正在悠闲的一边吃著早餐,一边逗猫…

大和守家,从五百年前开始,一直是位于金字塔顶端的社会高阶层人物,作为历史悠久的日家族,不管在日还是月中都有其一定影响力

然而到了这一代…一开始因为安定的母亲一直没有诞下子嗣,所以便领养了和泉守兼定这个孩子,这已经大大的愧对祖宗了。幸好过了两年,大和守安定出生了,这才扳回颜面。没想到的是十年后,安定十六岁,和泉守20岁。一个连自己的影都没找到,另一个却认定了一个普通人当影

「安定阿!去叫哥哥和国广起床!早餐都要冷掉了!」
「妈不用管他们啦!等一下他们就会起来了。而且我去说不定又会不小心撞见什么画面。」想起上次去叫和泉守的经验…真的是让人不知道该进还退
「安定你又在趁机跟妈说我的坏话了吗!」
突然有东西砸到安定头上,阿原来是和泉守的拳头
「我哪有,上次明明就是哥哥自己要在大白天做这种事的,被撞见怎么能怪我?」
「但是你也不用说出来阿笨蛋!」
「你说谁是笨蛋啊!」
「好了好了都不要吵了!兼定和国广快坐下吃早餐,安定吃快点就快迟到了!」
「话说安定,昨天的相亲怎么样了?」
「……」
「喔是吗,别气馁,说不定突然就找到了呢!就像我和国广一样❤️」说著便紧紧的抱住了堀川
「兼、兼先生,别这样!现在还在正式的场合!」
「喔?那国广的意思是说不是正式的场合就可以了吗?走我们马上回房间!」
「等、等一下啦!兼先生!」堀川现在找个洞钻进去的心都有
「我吃饱了,我去上学了。」看著和泉守和堀川,安定不知为何的心中一紧



「报告老爷,在名为河原的地方,有一位日,15岁,要让他和安定少爷试试看吗?」
「河原!那个地方不是都是连普通人都不想去的,贱民的地区吗?」
「是的,所以还请老爷慎重考虑。」
「唔…虽然身世不太好,但只剩这最后一个机会了…就这样吧,去跟夫人说叫他通知安定,然后派人去把这个孩子接过来。」
「是。」


"放学后到审神咖啡厅相亲喔,穿制服就好,头发记得整理一下。"
看著手机上妈妈传来的讯息,安定只觉得心中满满的无奈

反正这次也不会成功的嘛!随便去一趟就好了。真不知道老爸什么时后才会放弃

安定才刚走进咖啡厅的包厢,就不由得愣住了,刚刚的那些牢骚不满,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深不见底的红瞳,乌黑的长发
擦在手指上的艳红,不显的奇怪,反而增添了一番风采

「安定!在做什么?还不快入坐?」
「啊?喔!」
「你好,我是加州清光,在河川的下游出生,是河原之子呢!请多多指教。」
是他,就是他,我的影
「安定!在干嘛?还不快点?」
「阿!不好意思,我是大和守家的次子,大和守安定,请多多指教。」

后来发生了什么事,聊了什么,安定都不记得了
他只知道,自己一直盯著加州清光看
还有,这个名为加州清光的人,就是他的影



「安定,你对那个孩子有感觉吧!」
「是的,父亲大人,他,就是我的影。」
安定现在在跟他的父亲说话,其实除非有重要的事情,不然安定其实根本就不会见到父亲,而父亲也都是住在公司
「他是来自河原,那个贱民区的喔!」
「有什么关系? 他就是我的影,我要他。」
「你确定吗?」
「是的,父亲大人,非常确定。」
「这样啊,我会去处理的,他是河原之子,处理起来不会那么麻烦。大概明天就会搬进来了。」
「麻烦你了,父亲大人」安定说著便要离开回房间
「等等,叫兼定过来。」
「父亲大人!这,您难不成是要拆散他们吗?国广他已经是哥哥的影啦!」
「这里没有你置喙的余地,我对你们几个擅自让那家伙搬进来都没说什么了,难道你还要阻止我教训他们吗?」
「不是到,父亲大人,这…」
「够了!去叫他过来!」
「是,父亲大人」

「哥!哥!父亲大人叫你过去。」安定站在和泉守房门口叫著
「啊啊,臭老头又来了!」
「哥,小心一点,爸好像很生气。」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早就习惯了!话说,妈跟我说你找到影了,恭喜啊!我很期待我的弟夫喔!」
「嗯。」一想到清光,安定的嘴角不禁勾起一个浅浅的微笑
「好了,我先去找臭老头了。不要让国广知道喔!」
「嗯。」
想到明天就可以见到清光,安定已经什么话都听不进去,周围开满樱花。和泉守看著这样在子的弟弟,真的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好「噗!」的一声笑出来
「笑什么!哥你以前还不是这样!」
「哈哈哈哈!」



长篇大论:
第一章出炉了( •̀∀•́ )✧
这章著重于安定家的互动呢!(๑´ㅂ`๑)
清光只出现那一下下。゚゚(*´□`*。)°゚。
话说年龄设定是和泉守20岁,安定16岁,清光15岁,堀川14岁酱子

关于新的系列的设定,占tag抱歉

就这样又回了刀乱坑然后又开始写文了啊!(ㅅ´ ˘ `)♡

嗯…想要写一个新的设定的一系列
这系列大概会写一堆cp吧
像安清、三山、鹤一期、双狐、鲶骨

以下是设定内容,占tag抱歉(。>_<。)

现代paro
但是有分三个种族
日、月和一般人
然后日和月都是优秀的种族(?
所以很歧视一般人,但是也仇视彼此这样子然后其实除了能力比较优秀以外日和月还有确定自己命中注定之人的能力
日称自己命中注定要在一起的人为影
月则称星
顺带一提日和月混血的种族叫辰(其实是最强的,但是被疯狂歧视,辰的父母也不被大众所接受,认为他们是乱源)

以上
第一篇是安清,大概晚上就会Po了
希望有人看啊(´・ω・`)

在那之後(豆温、尔梅、佐莎)—第五话

  


正文开始—————
       







         在空无一人的沙漠中,一批前往清国的骆驼大队正缓缓的前进

  没错,就是张梅一行人。

  

  

  「嗯…稍稍有赶上路程了。今天就在这扎营吧!」

  张梅拿着地图,看看太阳的方向,再看看手上的地图,如此重复了几次後才放心的说

  

  只见,三个人匆匆的从骆驼上跳下来,不出十分钟,两顶帐篷就搭好了。

  

  

  

  日暮十分,整片沙漠静悄悄的。在沙漠的中央,有一群人像在开派对一般吵闹

  

  「欸钢仔,这真的是你煮的?能吃吗?」

  

  「闭嘴啦死无能!不想吃就说一声嘛」

  说着便把罗伊手中的餐盘抢过去迳自吃起来

  

  「你搞什麽啊!那是我的晚餐欸!」

  

  「刚刚不是谁还说不能吃吗?」

  说这句话的同时,最後一口也进了肚子里

  

  「…我的晚餐啊!」

  

  为了旅途方便,六人的食材份量都是带刚刚好的。所以罗伊这餐势必是没着落了

  

  就在罗伊沮丧之时,一只餐盘递了过来

  

  罗伊默默的抬起头

  「莉莎…」

  

  「我吃不下,给你吃吧。」

  莉莎头转向另一边,看不到她的表情,不过罗伊却从她红的快滴血的耳朵瞧出了端倪

  

  他的莉莎…分明是害羞了嘛

  

  「…」

  

  「怎、怎麽了?」

  莉莎紧张的稍稍把头转回来

  

  

  

  突然,一片柔软的东西贴上了莉莎了唇

  莉莎一时反应不及,全身僵硬,眼睛倏地睁大

  罗伊却丝毫不受影响,热情的吻着莉莎

  

  

  到後来,莉莎似乎被亲糊涂了,竟然没有阻止罗伊,反倒回吻了起来

  

  「咳、咳咳。」

  看着平时看似矜持的少校竟也变得如此,爱德华不由得感叹罗伊・马斯坦古的功力

  但是!看了看弟弟,看了看张梅,最後再看看自己的机械铠技师。他觉得自己有必要阻止这充满粉红泡泡的场面,不然等下会当着众人的面发生什麽事也说不定

  

  

  

  罗伊和莉莎听到这声咳嗽,突然回过神。罗伊倒没什麽,云淡风轻的拿起莉莎的餐盘,吃了起来。莉莎就很尴尬了,一张脸红的要滴血,一颗头低的要插到沙里

  

  

  罗伊原本要说些什麽。一抬起头就看到阿尔冯斯看着清国炼金术的书,张梅低头吃着晚餐,温莉埋头整理着机械铠的保养用具。三人虽然都做着自己的事,却都心不在焉的,脸颊也都泛着淡淡的红晕。这才觉得自己刚刚做的事,确实很…便也不说了。一面吃着饭,一面安慰着莉莎

  

  

  

  

  不知道过了多久,爱德华要起身收拾碗盘,怎知才刚起身,便又跌回椅子上

  

  「好痛…」

  

  「就跟你说了嘛!久坐不要马上站起来!平常还好,这里可是沙漠欸!早晚温差大机械铠的连接处就容易受伤、磨损,关节处也容易脱落。」

  

  「是是是…」

  

  「就算每天早晚帮你保养你动作这麽大也是禁不起的啊!」

  

  「是…」

  

  温莉和爱德华这样一吵,又让原本丧失了热络气氛不知道该做甚麽的大家突然活了过来。留着两人吵。大家各自吧碗盘收拾好,去做自己的事了

  

  

  「你看啦!连接处都烫伤了!」

  

  「嘶…痛!」

  

  「忍耐一下啦!不好好消毒等一下就发炎了!这里是沙漠,白天赶路时如果会痛就跟我说我先把机械铠拆下来。」

  

  「又没关系。这点痛我还是忍的过去啦!」

  

  「可是…我会心疼啊…」

  温莉小说的嘟囔道

  

  「蛤?你刚刚说什麽?」

  

  「没、没什麽!我什麽都没说!」

  

  「…真的吗?」

  

  「真的!」

  说着,顺势捏了一下爱德华烫伤的地方好让他转移注意力

  

  「好痛!温莉你有事喔!」

  

  「好了!保养完成!尽量不要再乱跑了喔!」

  

  「…是…」

  爱德华无奈又带点微微的宠溺的说

  

  

  而温莉…当然是听不出其中的宠爱啦

  

  

  

  

  

  

  

     (ΦωΦ)  我是分割线(ΦωΦ)

  

  

  「莉莎…」

  马斯坦古抱着爱德华嘟囔着

  

  「走开啦!死无能。」

  爱德华被马斯坦古吓醒,炸毛的说

  

  突然,他发现旁边的阿尔冯斯不见了

  

  「咦?阿尔?」

  

  「死无能快醒醒,阿尔不见了!」

  

  「干嘛啦!」

  

  「阿尔不见了!」

  

  「什麽!?」

  

  马斯坦古马上惊醒,正在紧张的时候,不经意的往外面一瞥…

  

  「…钢仔…不用找了…你弟在外面和人谈情说爱呢!」

  

  「蛤…?」

  爱德华顺着罗伊的视线望过去…果不其然,离帐篷不远,阿尔冯斯和张梅依偎在一起。张梅时不时往阿尔冯斯怀里靠一靠,阿尔冯斯时不时把张梅往自己怀里搂一搂。

  

  「算了…我们来睡觉吧,别理他们了。」

  爱德华说完这句话便躺回被窝里了

  

  

  

  

  在沙漠中,一位着清国服饰的少女和金发少年正耳语着

  

  「阿尔…我好怕…」

  

  「没事的没事的。」

  

  「但那两人…毕竟是和我最亲的妹妹啊!」

  

  「没事的,别怕,你没有做错。」

  

  「会不会…他们已经发现了?把大家都杀了?」

  少女不安了颤抖起来

  

  「不会的不会的,别怕别怕。」

  少年轻轻的把少女搂近怀中,安抚着

  

  

  

  後记:

  谢谢你看到这

  我大概说一下後续发展喔…

  会有约莫2个私设角的出现

  然後会讲清国的事

  希望大家不要嫌弃…(。ŏ﹏ŏ)

  

  好啦,话题不要这麽沉重(有吗?

  

  这篇3个CP都有一点糖

  希望不要嫌弃

  

  希望大家以後可以继续支持&阅读喔!

在那之後(豆温、尔梅、佐莎)—第四话

  

  对不起!!!我无限延後了!

  

  

  
           正文开始
  

  

  

  

  「上将,差不多该走了。」

  「好,我收拾一下。」

  罗伊和莉莎开始非常有默契的一个收拾桌子上的东西,另一个则走进茶水间拿随身用品,准备回家

  

  「啊~自从来了伊修瓦尔後我们两个每天都是最後离开司令部的。到底为什麽啊?明明以前在中央和东部都有人值班啊。」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伊修瓦尔人深信:晚上是伊修瓦拉神来拜访大家的时间,所以6点过後,大家都会待在家里。」

  

  「啊!真是的!好烦啊!」

  

  「嗯?上将,似乎有电报传过来,你看。」

  莉莎指着电报机说着,语毕,便走向电报机,把电报拿下来

  

  「上将,你要不要现在看一下,说不定是和工作有关的事。」

  

  「啊啊,没关系的。赶快回家吧!我等不及要吃莉莎做得晚餐了!」

  

  「上将…现在我们还在工作场合。不是说好了吗?」

  

  「又没关系,反正要下班了。」

  罗伊闹脾气的说

  

  「不行就是不行!」

  

  

    (ΦωΦ)  我是分割线(ΦωΦ)

  

  

  「罗伊 ,怎麽了?为什麽中央会在这时候传电报来?」

  刚洗完澡的莉莎从浴室走出来,看着正坐在餐桌前看电报的罗伊问

  

  「大总统大人要我们坐明天早上第一班火车回中央,说是清国皇帝派使者来找我们。」

  

  「是吗。那我整理一下资料给迈尔斯。」

  即使很好奇,但莉莎已经习惯不对中央发布的命令过问了

  

  「等一下再一起整理吧!先吃饭啦!」

  

  「嗯。」

  

  

  

  

    (ΦωΦ)  我是分割线(ΦωΦ)

  

  

  「所以…大概就只需要处理这些事就好了。剩下的你就自己看着办吧。」

  罗伊向迈尔斯吩咐完,就和莉莎走上了火车

  

  坐在火车包厢内,罗伊向莉莎抛了一个两人都同样疑惑的问题

  

  「莉莎,你觉得为什麽清国皇帝要找我们?」

  

  「不知道…现任皇帝是姚麟吧。那孩子…跟艾力克兄弟一样,太成熟了…」

  莉莎说完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是啊!话说…你很累吧。睡一下吧!毕竟昨天为了处理事情那麽晚睡。」

  

  「嗯,那就麻烦你了。」

  说罢,便考上罗伊的肩膀,沉沉睡去了

  

  

  『中央市!中央市到了!』

  

  听到广播的声音,莉莎幽幽转醒

  

  「罗伊,到了喔!要下车了!」

  

  

  

  「奇怪,以前只要有急事回中央,都会有司令部的人来接啊!」

  两人一下车

  左看看,右瞧瞧,没看见任何一个跟他们一样穿蓝色军服的

  

  「那是…艾力克兄弟吗?」

  

  「啊!马斯坦古上将!霍克爱少校!」

  几乎是在莉莎看到他们的瞬间,阿尔冯斯就瞬间和他们对上眼

  

  「你们怎麽会在中央啊?」

  罗伊疑惑道

  

  「来接你们啊!不然干嘛来啊!」

  爱德华没好气的说

  

  「可是…大总统是要我们来见清国使者。你们什麽时後变清国人了?」

  

  「清国使者…清国使者…喔!你们是说…」

  

  「阿尔!车票买好了!马斯坦古上将跟霍克爱少校到了吗?」

  阿尔冯斯话还没说完,一个可爱的妙龄少女就拿着车票跑了过来

  

  

  「这位是…」

  

  「这就是清国使者,张梅。」

  

  张梅从小在宫里长大,自然十分懂得应对进退的道理,也自然明白听到这句介绍时要做甚麽。只见她优雅顿的蹲了万福,说了声

  「清国第十七公主张梅,参见马斯坦古上将,霍克爱少校。」

  

  「阿尔冯斯…清国叫张梅的是不是很多啊?」

  

  

  听到这句话,爱德华捂着嘴偷笑。还蹲着的张梅和站在一旁的阿尔冯斯顿时绿了脸不知道该说什麽。莉莎则是又想训斥罗伊,但又觉得眼前的少女实在不像当年的女孩,露出十分古怪的表情

  

  这尴尬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张梅突然拉了拉阿尔冯斯的衣角小声说

  「阿尔…再不走车就要过了…」

  

  阿尔冯斯这才恍然大悟

  「那、那个,火车快走了!所以…我们到车上说吧。我记得…小梅买的是包厢票。」

  

  

  一行人这才慢慢的走向另一边的月台

  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罗伊充满歉意的往张梅那开了一眼时。他看到了刚抬脸起来的张梅眼眶红红的,瞪了他一眼,便迅速的往阿尔冯斯那边钻了过去

  

  「莉莎…为什麽我好像看到张梅哭了?」

  

  「上将…一个跟你一起奋战最後却被你忘了的人哭了也不能怪她吧…还有,现在我们穿着军服!!!」

  

  

  

  

      (ΦωΦ)  我是分割线(ΦωΦ)

  

  

  在火车包厢里还是一样的尴尬…

  虽然张梅原谅了罗伊,可是莉莎却无法原谅…

  「就算张梅原谅你了,我也不能原谅你,不然这种事还会发生的。」

  

  

  於是…当温莉打开门迎接他们时…

  看到的是

  爱德神采奕奕的走在前头打招呼

  张梅和阿尔走在一起

  

  

  『嗯…看来没发生什麽事嘛…』

  正当温莉这样想时

  

  就看到头上长蘑菇的罗伊和面无表情的莉莎…